EN [退出]
冒菜菜单>中国新闻

_特纳:特朗普会做错误的经济刺激

2017-11-19 09:04

近期搜狐财经与《比较》杂志联合组织专访了美国智库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理事会主席、英国金融服务局前主席阿代尔·特纳,本次对话由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博士主持。

特纳赞成实行财政刺激措施,有针对性就行。为穷人减税,巩固奥巴马医改,保证穷人享受良好的医疗保健,从而让他们更有信心去消费,这些都是好事。但是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政府的政策跟特纳说的正好相反,他们准备为富人减税而不是穷人,废除而不是巩固奥巴马医改。

在没有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如果政策有针对性,经济会发展得更好。特纳担心的是经济政策没有针对性,如果刺激性政策更具针对性并减少收入差距就更好了,但特纳认为在这两个方面恰恰特朗普会造成错误的刺激效果。

以下为部分专访全文:

伍戈:目前大多数市场参与者都预期美国将实施更多财政刺激措施,但从经济学家的视角来看,您认为在目前劳动力市场和通货膨胀都已趋紧正常的情形下,美国有必要实行财政刺激措施吗?。

特纳:这是个不错的问题。刺激性措施应该在两年前就该实行,但最后还是依靠长期极端宽松货币政策起了效果。因为劳动市场比失业水平显示的更为疲软,尽管有一段时间失业率降低至5%,代表工作年龄人口的就业率尚未回到以前的水平,有一些人既不属于就业人口也不属于失业人口,没算在劳动人口中。本·伯南克早些时候说过,"我认为可能存在这样一种合理的情况,如果进一步实行刺激性经济政策,他们或许能够在不会产生严重通货膨胀压力的前提下提高就业率,这就是我的直观感受。"

我认为也是这种情况,但是实行财政刺激措施也是好的,有针对性就行。但不可能存在目标明确的刺激性财政措施,因为存在贫富不均,这是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也属于一个政治问题。比如进行基础设施建设,雇佣建筑工人;或者为穷人减税,巩固奥巴马医改,保证穷人享受良好的医疗保健,从而让他们更有信心去消费,这些都是好事。特朗普领导的共和党政府的政策跟我说的正好相反,他们准备为富人减税而不是穷人;废除而不是巩固奥巴马医改,虽然我觉得这也会对经济带来一些刺激效果,因为无论何时遇到巨大的财政赤字,都得刺激经济。我担心的是经济政策没有针对性,在没有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如果政策有针对性,经济会发展得更好。如果刺激性政策更具针对性并减少收入差距就更好了,但我认为在这两个方面恰恰会造成错误的刺激效果。

脱欧后英镑贬值英国人财富减少

伍戈:实际上,今年发生了两起黑天鹅事件,我们刚提到了特朗普当选,另一件事就是英国脱欧。现在来看的话,您会如何评价脱欧带来的影响?

特纳:目前我对英国脱欧的影响的看法与当时全民公投之前仍然没有改变,我觉得留欧派的问题之一是他们之中的有些人,尤其是前财政部长奥斯本,过分夸大了英国脱欧带来的风险。这样不仅没有效果还适得其反,因为人们会发现他夸大其词。我一直认为脱欧可能导致经济灾难的观点被夸大了。我觉得英国脱欧的影响会随着时间发酵,继而产生某种负面影响。到2020年我们的GDP增速可能比不脱欧低1%,到2030年两种情况的差距大概会在2%。但不会是像财政部模拟分析得出的降低6%。至于其中不好的方面,我认为从政治角度来说,加入欧盟更好,英国应是欧洲的一份子,在环境、科学等各方面问题上与欧洲的立场保持一致。因此脱欧还是存在轻微的负面影响,现实也的确如此。但截至目前来看,经济增长状况尚可。

但要注意发生的两点:第一,关于贸易机会的不良后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因为谁也不知道脱欧意味着什么;第二,当然是英镑大幅贬值,英镑贬值使得英国人财富减少。坦白地说,大多数英国人都会去欧洲其他国家度假,等到明年他们去度假时,他们就会变得更穷。比如他们入住西班牙海岸的旅馆时会发现啤酒和房间都比以前贵了,他们变穷了。因为大多数英国人都是夏天出国度假,目前他们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等到明年夏天他们出去度假时就会意识到自己变穷了。

但是现在,他们的财富也正在减少,因为英镑贬值导致进口价格上升。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迎来较高的通货膨胀率,不会高到10%,但会升至3%,应该会超标。明年当英国人外出度假时会发现自己财富减少,而且会面临高达3%的通货膨胀率,但是平均收入增长率仍然仅为2%。所以英国的人均收入会降低,目前政府正在采取更大的财政赤字措施来应对。目前政府正在通过一项议会决议增加1000亿贷款,正如奥斯本所说,我们的政府债务会开始减少的,但减少之前的预计增幅为80%到90%。鉴于脱欧之后发生的情况,相对较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英镑贬值都是非常合理的调整措施,但也表明政府未来的公共开支政策会更加保守,英国人民也得付出代价,人们财富会减少,进口价格上升,度假费用更昂贵。但是综合起来看,比起脱欧前只是稍微穷了一些。财富缩水的幅度还要根据脱欧谈判的结果来看,谈判还没开始,目前还没有启动进程。

伍戈:这是一条漫漫长路。

特纳:谈判过程会很漫长,明年第一季度会启动一项名为"50条"的谈判。英国政府将函告欧盟,我们想脱离欧盟,之后就要完成谈判。谈判将是漫长而艰难的,难就难在如何在欧盟保持合理友好距离的同时,尽可能融入这个单一市场,并且获得较大移民管控权,且不参与经济预算。但只要能达成这样的协议,就不会对英国经济产生太大的不利影响。如果谈判失败,而且无法达成任何协议,那么到2019年就会出现问题,那时我们肯定会意识到:生产商进入欧盟市场无法按照设备贸易条款,只能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缴纳关税,那么经济体系就会受到极大冲击并导致经济倒退。

每个人都觉得双方会努力达成协议,双方都会为了利益寻找解决方案,但过程是非常复杂的。你一直都在单一市场之中,就要遵守大量健康安全和环境方面的规则,还有很多国家原产地规则和条例,这都是要解决的问题。有些专家说两年之内是不可能达成什么协议的,因为需要考虑因素太多了。因此结果或许是会达成过渡协议或原则性协议,但4年后才会生效,在这期间我们仍然属于欧盟。

但重要的是,目前人们都是按照将来会达成一个双方共赢互利协议的假设来行事的。但实际上谈判存在很多可能,误解、一方惹怒另一方,或者在双方都不愿见到的争执中收场,而真正的难点是在于经济中的贸易,像挪威和瑞士一样遵守相关条款,与欧盟单一市场对接。但欧盟方会声明如果想享受这样的权利,你就需要让人口自由流动。但英国公投的主要起因就是很多人不喜欢人口自由流动,如果不遵守这个规则,欧盟方就会说你们已经退出了单一市场,你们就跟中国或其他非成员一样要交关税。所以谈判将会复杂而艰难。

伍戈:如同结婚易而离婚难一样,加入欧盟很容易,但脱欧就很难了,对吧?

特纳:没错。正如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在公投之前写道,如果你考虑离婚并认为事情会很顺利,那么我来告诉你,我刚刚离婚,离婚永远不可能顺利。他说第一次双方带着律师谈判的时候,都决定要作个文明人,要继续做朋友,不让谈判陷入僵局,一切会为孩子着想。但半年后,由于意见不合争吵不断,双方付的离婚律师费都越来越高。这种情况在离婚中屡见不鲜。

伍戈:继英国和美国今年的黑天鹅事件之后,预计明年还会出现哪些黑天鹅事件呢?很多人目前都在关注欧洲,因为明年会有很多政治选举,您担心未来的情况吗?

特纳:英国脱欧之前,甚至早在几个月以前,我就预计到留欧概率为60%,脱欧概率为40%。

所谓黑天鹅事件,指非常难以预料的事情。能预测到40%的事情不是黑天鹅事件。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时候,你会感到难以置信,比如6月23号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觉得脱欧概率为40%,第二天早上发现结果就是脱欧,虽然你觉得挺可惜,但是并不震惊。因为事前你已经预测到了这种可能。

我预计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派在大选中占2%,如果他们赢得选举,我就会非常震惊,这才是黑天鹅事件,因为没有预测到这种可能。我觉得下一任德国总理很可能是安哥拉·默克尔。但对于我预计另一个候选人的成功率为15%,差得还很远是吧,如果他当选,就是黑天鹅事件。法国,玛丽娜·勒庞当选的成功率是10%到15%,比德国高一点,她的选民基础高,做事效率高,很多人认为她当选的概率很小,但这要看她的对手是谁。如果对手是保守党的弗朗索瓦·菲永,她肯定就输了,但好在她是反对社会主义者,这样很多保守派都会支持她。因此比起英国脱欧,概率肯定小得多,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欧洲最让我担心的尤其是意大利,要知道近20年意大利的经济都不怎么景气,人均生活水平20年来一直没有提高,债务比例达到了GDP的130%并还在持续上升,经济没有发展。比起法国和德国,意大利的情况更加危险,激进民粹主义风行,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的领导人毕普·格里罗曾经是喜剧演员。美国也有作过电视真人秀明星总统,意大利则有可能出现一位喜剧演员首相。因此,大家都对意大利忧心忡忡,欧洲主要还是玛丽娜·勒庞当选概率较小,以及德国可能出现的政治混乱,当然出现混乱的概率很小。

伍戈:近日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批判或者说担忧欧元未来的发展,您怎么看?

特纳:是的,欧元是一种不完善的监控机制。如果没有某种中央财政预算的规定和财政刺激,欧元最终不可能有很好的发展。但德国强烈反对这种规定,因为德国认为一旦实行这种预算规定,只能对希腊和意大利形成补贴。但我认为希腊的债务是不稳定的,希腊不可能偿还所有债务,但必须努力还债。希腊债务会进行再次重组,来玩个算数游戏。如果一批债务为期20年,利息为3%,期限延长为100年,利息为1%,那么就能还得起债。如果期限为1000年0利息,所有债务都是能够还清的。不管你有多少债权,如果我欠你20万亿美元,但1000年内0利息还你,我能还得起,这样所有债务都能还得起。希腊债务就是这种奇怪的游戏,他们说我们只是进行了债务重组,并没有注销债务,只是将债务偿还期限尽可能延长来降低利率,假装没有注销债务,但其实希腊债务根本不可能还清。

意大利的债务也存在相同的危险,我并不认为他们能还清债务,我担心欧元区尤其是边缘区发展不当,特别是意大利、希腊和法国发展不当,无法快速降低失业率,虽然德国发展不错。每次危机将要来临,意大利的债券就会上涨,欧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基声明要不惜一切挽救局面,市场就会购买债券,从而度过危机。尽管在崩溃之前危机就会解除,但影响确是持久的,失业率飙升,这也是一个涌入大量不可控移民的国家所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要知道,今年有20万移民乘船通过地中海在意大利登陆,也许明年会有40万移民。如果经济得不到发展,无法创造就业机会,每年都进来20万移民,政治压力会非常大。我也想更有信心地成为一个坚定的亲欧派,我很喜欢欧洲,但我担心不完善的政策导致欧元区发展遭遇瓶颈,前景不尽人意,可能出现很长一段时间内发展速度缓慢、低通胀以及高债务的情况。

当前文章:http://78wxx.szielang.cn/article/20171116_h6k0.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09:04

贤妻良母电视剧演员表  德国ba  周星驰谈吴孟达哭了  踏板摩托  今天几号  曹冲救库吏竟不问  白蛇传说主题曲许诺  1991年的京城四少全集  圣城家园  众安保险 航空意外伤害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特纳:特朗普会做错误的经济刺激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月球电影_北京黑石头冬季越野赛报名开启,平安夜当日起跑!